笔趣阁 > 天降鬼才 > 第3196章 一盘定胜负

第3196章 一盘定胜负

笔趣阁 www.bibiquge.com,最快更新天降鬼才 !

    我的天呐!周兴云有感而发,华芙朵这是费尽心机,精确地踩着红线犯事。

    如实说吧,今天华芙朵要是杀了华禹孟和裘志平,周兴云肯定会很生气,怪她不应该在与十三国同盟交锋期间,对来相助的江湖武者下杀手。

    但是,华芙朵若是把华禹孟和裘志平,弄个半残不残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周兴云十有八九不忍心怪罪华芙朵。

    周兴云不是圣母,华禹孟和裘志平分明是自作孽,谁让他俩蓄意找华芙朵麻烦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以前对华芙朵的所作所为,就是死了也活该。

    周兴云让秦蓓妍替华禹孟疗伤,不是为了华禹孟,而是为了华芙朵。

    耶律雄天等人看到了其一,他们看到了周兴云的领袖本质,看到镇北骑的人,都心甘情愿追随他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耶律雄天看到了镇北骑将士,都在追随周兴云的过程中,变得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那么,耶律雄天等人是否能弄清楚,镇北骑的小伙伴,尤其是炎姬军的姑娘们,为何一个两个,都愿意为了周兴云赴汤蹈火,不断地变强变强再变强?

    因为周兴云替她们忍受了所有不能忍的委屈,替她们承受了所有难以承受的苦楚和怨气。

    就拿华芙朵这一个案例来说,周兴云为何让秦蓓妍帮华禹孟疗伤?

    为的就是帮华芙朵消除江湖上对她的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,周兴云乃镇北骑的王,平日他看似吊儿郎当,但他却是个当家人,是他一直罩着镇北骑的小伙伴,为蛇沐青一众炎姬军,为秦寿一众玉树择芳,提供良好的环境。

    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开始,两天前在酒家‘仙人醉’用餐,周兴云为了让炎姬军的姑娘们,吃一顿丰盛晚餐,他哪怕受点气,陪耶律雄天等人钩心斗角,也会答应对方请求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自家炎姬军,能够开开心心的大吃特吃。自己受点委屈无所谓,只要大家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周兴云还考虑到喻施大小姐的收益,侯爷们兜里的钱,不赚白不赚!

    镇北骑小伙伴举办庆功宴的时候,周兴云总是那个忙里忙外,默默为大家收拾烂摊子的人。

    周兴云很能闯祸,总会让大家帮他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然而,这只是镇北骑小伙伴调侃周兴云的玩笑……

    镇北骑的成员心里都明白,周兴云经常闯祸的根本原因,都是在给镇北骑的小伙伴收烂摊。

    周兴云为什么经常被针对,容易成为武林正道的公敌?还不是因为周兴云护着娆月、慕雅、任婕禅、蛇沐青一众邪门妖女!

    耶律雄天等人为何找镇北骑军演?

    说穿了,还不是因为这些望族世家,想把宇文嫦、耶律弥儿等人,强制召回本家,以便作为联姻的道具,与各家巩固关系,从而使家族受益。

    当年周兴云就敢为她们出头,拍板道谁敢动我的炎姬军,我就率领镇北骑跑去他家‘军演’。

    堂堂北境王被人说成贪花好色,虽然周兴云确实有点见色眼开,但最关键的一点,是他怒发冲冠为红颜,一直无条件的庇护着炎姬军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周兴云就是个喜欢圈养漂亮女卫的好色之徒。

    事实上呢?周兴云是否有让炎姬军的姑娘们侍寝?

    没有!周兴云只是为她们创造了一个安乐的归宿。

    甭管炎姬军的姑娘们,还是玉树择芳的小子们,镇北骑的小伙伴,之所以能在江湖上随心所欲的胡闹,理由只有一个,那就是有周兴云给他们兜底。

    回到最初的话题,周兴云让秦蓓妍给华禹孟治伤,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排除江湖人对华芙朵的负面评价。

    因此,哪怕周兴云很讨厌华禹孟和裘志平,他也不会让华芙朵对两人下杀手。

    如果有那么一天,到了不得不对华禹孟和裘志平下杀手的时候,周兴云会亲自动手,而不会让华芙朵染血。

    天宫鸢说炎姬军若不成长,只会害死周兴云,这句话并非危言耸听。她早已看透一切,周兴云会为了炎姬军,做到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周兴云在江湖上遭遇不公,他的容忍与退让,全是为了维护镇北骑整体。没有人比周兴云更清楚,他意气用事的抉择,将涉及镇北骑全员的安危。

    周兴云是镇北骑的王,他优先考虑到的,不是自己的恩怨情仇,而是镇北骑的生存空间与生存环境。

    就好比当初孙不同等南境江湖武者找他麻烦,双方开打何其简单,周兴云看对方不顺眼,一句话就能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打完后呢?打完后镇北骑能怎样?镇北骑会树立更多的敌人!

    哪怕白半邪、何青海这类,只要把话说开,就可以举杯相敬的人,也会成为镇北骑的敌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镇北骑成员的生活就会变得很压抑,时时刻刻都得绷紧神经,不得不与之比武斗狠。

    周兴云退一步,自己虽然受了些气,但跟随他的小伙伴,却能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对方不识相,不给他北境王的面子,非要找镇北骑的茬,给自家兄弟姐妹添堵添乱添麻烦,周兴云则会横刀立马带头冲锋,看看谁的拳头更硬。

    耶律雄天见景生情,觉得周兴云不是镇北骑中最强的人,但他总能身先士卒,掀起一缕战风,跑在将士们的前方。

    镇北骑将士跟着周兴云的脚步,望着他的背影,目光中透露着一股坚定不移的信念,仿若只要跟上他脚步,再艰难的战斗,镇北骑都不会输。

    原因就在这里!周兴云每次身先士卒带头冲锋,都是为了镇北骑的同伴。

    当同伴有需要的时候,周兴云便是第一个冲上去的人。如此一来,炎姬军和玉树择芳的小子们,怎能不紧随他的脚步冲锋陷阵?

    用轩辕崇武调侃周兴云的话,你这个北境王,当得像个老父亲,处处为麾下人马着想。

    就连今天的军演也是如此,周兴云为给宇文嫦、黄雨燕、耶律弥儿等炎姬军正名,毫不犹豫接下了诸侯势力的战帖,并又一次带头冲锋。

    今天的炎姬军姑娘精神抖擞,一个比一个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周兴云以为是昨天送的小礼物,让她们心情大好,实则是周兴云向诸侯势力宣战,又一次为她们冲锋陷阵,让她们又敬又爱。

    炎姬军心意相通,周兴云为她们创造了一片天,那她们理所当然,要为周兴云战得天下。

    目光回到华芙朵身上,周兴云瞧她一剑削向华禹孟耳朵,华禹孟却来不及闪避时……

    周兴云一颗心真提到了嗓眼,担心华芙朵酿成大错。

    周兴云不会可怜华禹孟,周兴云只会担心华芙朵遭到长盛武馆敌视,从此与之势不两立。再则是,江湖人肯定会对华芙朵评头论足,骂她狼心狗肺六亲不认,居然在军事演习中残害生父。

    华芙朵或许会不在意别人的谩骂,但周兴云却会很在意别人骂她。

    幸好,周兴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……

    不是华芙朵懂得见好既收,而是华禹孟的帮手来了,而且一来就是两个。

    长盛武馆的雾剑闻,以及天下会的总舵主裘震西,两位武尊同时出手,从华芙朵手中救下惊慌失色的华禹孟。

    “啧……”华芙朵锁紧眉头,仿佛咬勾的鱼儿溜了,让她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看到华芙朵不愉快,周兴云倒是舒了口气,心想裘震西四人与华芙朵交手,只要华芙朵不施展煌火功体,理应伤不了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王爷似乎很担心爱徒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她下手不知轻重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长盛武馆的掌门千金,并非华掌门亲生,难道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耶律将军与其问这八卦,不如多担心一下你们的战况。”周兴云哭笑不得,都什么时候了,耶律雄天还好奇别人家的破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时他所率领的三千武林盟联军,几乎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败退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“假设没有援军来帮我们解围,这一战我们很难翻盘。”耶律雄天实话实说,塞露维妮娅和华芙朵太强,武林盟联军中找不出能与她俩匹敌的武者。

    再则是,南宫翎、维夙遥、韩霜双、李小帆、徐子健、伊莎蓓尔,全都是一骑当千的强者。

    耶律雄天第一次落败时,以为自己修炼的武功,不适合与江湖武者拼刺刀。所以一眨眼功夫,他就败在南宫翎意境神识的一刀下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南宫翎与武林盟的高手对战,南境江湖名门蓝幕贤庄庄主陽狄西,也跟他一样,被南宫翎惊天伟伦的一刀‘初见杀’。

    耶律雄天只能感叹后生可畏,镇北骑的年轻武者,是真的好能打。

    维夙遥他们比慕岩、白半邪一众当代的武林宗师还强,简直与古今强者没有多大差距。

    镇北骑的主将们,个个神通广大,仿佛就差一个证明自己是古今强者的契机。

    毕竟武功强弱无法量化,只有比试过才清楚值几斤几两。就如孙不同,他和周兴云、维夙遥等人动真格前,江湖道上的武者,都不觉得他会轻易落败。

    殊不知,吊打、周兴云等人拿出点真功夫,当即就吊打孙不同。

    孙不同至今没有返场,也不晓得他去哪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周兴云而言是好事,他真希望孙不同别再来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耶律雄天非常现实,发现己方敌不过周兴云等人,便开始摆烂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摆烂,就是没有积极性,十分被动的防守。

    毕竟除了严防死守,能拖一阵是一阵,耶律雄天等人也没有其它破局之策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,耶律雄天倒是可以下令撤退,从而保存己方有生战力。毕竟生命只有一次,死人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军事演习则没啥好说,豁出去战到最后即可,不愁兵源跟不上。

    不需要回炉重造十八年,只需等待半个时辰,爷我又是一条好汉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既然败局已定,您可否偷偷告诉我,这一战你们是如何打的?我真的很想知道,王爷在布局中设下的高招。”耶律雄天十分好奇的询问周兴云:“镇北骑在伏击五路联军人马之后,为何还能腾出如此多的兵力,在这里围剿我们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耶律将军也没看破其中玄机吗?来来来,听我慢慢细说……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耶律雄天稍微夸一夸周兴云的‘高招’,周兴云就来劲了。

    敢情听见耶律雄天的奉承,周兴云立马就忘了,他们这群诸侯名流,个个都是社交牛人。

    于是乎,周兴云吧啦吧啦,就把许芷芊在中盘战设的局,全盘告诉耶律雄天。

    反正事已至此,武林盟联军已经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再则是,周兴云告诉耶律雄天的时候,附加了一个条件,以便推进今日军演的最终战。

    周兴云‘鬼鬼祟祟’对耶律雄天说,镇北骑剿灭天九峰的武林盟联军将士后,并不会立即进攻武林盟联军的阵地。

    所以,周兴云希望耶律雄天能答应他,劝住那些败回阵地的联军将士,让他们好好留守阵地,不要再进攻天九峰。

    起初耶律雄天听得稀里糊涂,不知道周兴云这话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后来周兴云把话摊开来讲,告诉耶律雄天,镇北骑师团想与一万武林盟联军将士打‘最终战’。

    镇北骑作为进攻方,会在太阳落山之际,全力进攻武林盟联军的阵地。

    武林盟联军的一万将士,就老老实实的待在阵地,等镇北骑将士来袭!

    最终战、一盘定胜负,镇北骑全军出动,进攻武林盟联军阵地,若能夺得旗帜回家,镇北骑胜!

    镇北骑若果无法在一小时内攻入武林盟联军的阵地,就会主动让出道路,让武林盟联军赢!

    所以,耶律雄天等人败退阵地后,不要再鲁莽的进入天九峰。

    镇北骑在天九峰布下弥天大阵,武林盟在天九峰和镇北骑开战,没有任何胜算。

    武林盟联军不如顺着他的意思,最后为所有观看军演的人,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两军对垒,狭路相逢勇者胜,孰胜孰负就此一举!